鄧版魔戒 vs. 朱版魔戒翻譯比較

DSC00488

  上個月寫了一篇哈比人3的觀後心得,無心插柳柳成汁(?)地上了痞客邦的專欄,而在將近一年前寫的開箱文中我有提到,我收的《魔戒》是中國由鄧嘉宛小姐翻譯的簡體版。平平都是翻譯,我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地去收鄧嘉宛(以下簡稱鄧版)小姐翻的版本?朱學恆翻的《魔戒》(以下簡稱朱版)有哪裡不好嗎?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請各位先看看同一段落的不同翻譯,而因為鄧版在專有名詞跟人名的翻譯上,和朱版稍有不同,為求公平公正客觀,專有名詞的部份我先改回朱版的用詞,畢竟這是目前臺灣主流的翻譯。


A

  在長桌的中央,有一張靠著壁上掛毯、有著遮篷的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名美貌讓人驚嘆不己的絕世美女,她擁有和愛隆一樣的氣質,佛羅多推測她多半是愛隆的親屬之一。她外表看來年輕,卻並非如此單純。她的秀髮上沒有任何的風霜,而潔白的玉臂及面孔更是潔白無瑕、吹彈可破。她要雙目中也同有著耀目的星光,也同樣如無雲的夜晚一樣澄澈。但她卻散發著一股皇后一般的高貴氣質,她的美目流轉之間都充滿了睿知和深意,彷彿是看透世事的智者占據了她年輕貌美的身軀。她頭上套著裝飾著寶石的銀網,閃爍著白色的光芒。她白色的外袍則沒有任何的裝飾,除了腰間一條銀葉綴成的腰帶。

  佛羅多正在打量的這位女子,就是凡人極少有緣得見的精靈:亞玟,愛隆之女。據說她繼承了露西安傾國傾城的美貌,她被同胞們稱為安多米爾,因為她是精靈眼中的暮星。她大多數的時間都待在母親的同胞之間,亦即是山之外的羅瑞安,是最近才回到父親居住的地方。而她的兄弟伊萊丹和伊羅何則是正在外面執行父親賦予的任務。他們和北方遊俠並肩策馬奔馳,獵殺邪惡,永遠不敢遺忘母親曾在半獸人手中受到的折磨。

B

  長桌中段,有張配著華蓋的座椅背對牆上的織錦掛毯而設,上面坐著一位美貌絕倫的姑娘。她長得恰似愛隆的女性翻版,佛羅多猜她是他的近親。她貌似年輕,卻不顯幼稚,烏黑的髮辮未染一絲白霜,白皙的臂膀和光潔的臉龐柔滑無瑕,明亮的雙眸中星光粲然,眸色灰如無雲之夜;同時她又猶如王后一般,願盼之間流露出學識與思想,如同歷經歲月滄桑。她頭上一頂銀絲小帽覆到額前,帽上白光閃爍的細小寶石鑲綴成網;但她一襲柔軟的灰袍樸實無華,只繫著一條銀葉穿成的腰帶。

  佛羅多就這樣見到了鮮有凡人見過的愛隆之女亞玟。據說,她容貌猶如露西安在世,又被稱為安多米爾,因她是她族人的暮星。她長期生活在迷露山脈另一側的羅瑞安,她母親族人的土地上,最近才回到瑞文戴爾,回到她父親家中。不過,她兩位兄長伊萊丹和伊羅何外出行俠仗義去了;他們經常和北方的遊俠騎行到遠方,從不忘記他們的母親在半獸人的巢穴中遭受過的痛苦折磨。

公佈解答:
A是朱版、B是鄧版。

DSC_0744
朱版實拍(這是舊版本,非《哈比人》上市後的新版)

  因此若喜歡A版本翻譯者,大可不必大費周章去淘寶或網路書店購買鄧版的簡體版,不只簡字傷眼、還曠日費時。

DSC_0734
鄧版實拍,我買的是無插圖的純文字版

  若喜歡B的鄧版,就得辛苦一點,可以上網路書店訂購。買來之後,還要忍受簡體字在閱讀上的不便……

  朱版與鄧版我都有看過,其實以內文的「知識性」而言,鄧版跟朱版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差別,因為兩位該翻的都有翻(好像廢話……)。

  但就「文字」來說,我個人認為鄧版的文字使用是朱版到達不了的,會導致這樣的結果,是因為譯者並不只是「把文字由英文翻成中文」即可,而是要在完整消化過原文之後,用中文重現出同樣的意境。每種文字都是一個民族長久的文化縮影與結晶,因此翻出來的譯作,與譯者的文學造詣密切相關。

  要怎麼翻、用字遣詞會怎麼選擇,與譯者本身息息相關。我甚至認為,譯者也是在創造,只是立足點是基於原著之上。譯作本來就是二手資料,想真正體會托老架構出的中土世界,直接去看原著是最佳解。

  舉個不那麼精確的例子,一塊草地,我們可以用「綠草地」來形容,但如果能用「綠草如茵」,在意境與修辭上就不一樣了。

  朱版跟鄧版的差別,對我來說即是「綠草地」vs.「綠草如茵」,雖然都是在傳達「綠色的草地」,但相較於前者的單刀直入,後者多了一點距離與想像空間,再加上封面設計等因素之後,我捨棄了朱版,選擇收藏鄧版《魔戒》。

  每個人喜歡的風格不同,這沒什麼對錯,只是選擇不一樣罷了,分享的原意即是拿出來比較,減少網友們花冤枉錢的可能,各位就挑自己喜歡的版本來閱讀吧~

  希望此文能給在觀望的網友們一點參考,我非常感謝朱學恆先生在華文世界推廣《魔戒》系列與奇幻文學的努力,但就作品本身的文學價值而言,朱本身的文學底子、語言學的知識,或許不足以駕馭這部史詩鉅著。

  最後,放上鄧版的翻譯原文。在某些名詞上與朱版不同,是因鄧嘉宛小姐有考慮其意義再翻。

  長桌中段,有張配著華蓋的座椅背對牆上的織錦掛毯而設,上面坐著一位美貌絕倫的姑娘。她長得恰似埃爾隆德的女性翻版,佛羅多猜她是他的近親。她貌似年輕,卻不顯幼稚,烏黑的髮辮未染一絲白霜,白皙的臂膀和光潔的臉龐柔滑無瑕,明亮的雙眸中星光粲然,眸色灰如無雲之夜;同時她又猶如王后一般,願盼之間流露出學識與思想,如同歷經歲月滄桑。她頭上一頂銀絲小帽覆到額前,帽上白光閃爍的細小寶石鑲綴成網;但她一襲柔軟的灰袍樸實無華,只繫著一條銀葉穿成的腰帶。

  佛羅多就這樣見到了鮮有凡人見過的埃爾隆德之女阿爾玟。據說,她容貌猶如露西恩在世,又被稱為烏多米爾,因她是她族人的暮星。她長期生活在迷露山脈另一側的羅瑞恩,她母親族人的土地上,最近才回到幽谷,回到她父親家中。不過,她兩位兄長埃爾拉丹和埃洛希爾外出行俠仗義去了;他們經常和北方的遊民騎行到遠方,從不忘記他們的母親在奧克的巢穴中遭受過的痛苦折磨。

推薦閱讀
文学翻译的“译外之意”(簡體)

英文原文,請參考PTT Fantasy板 stsyne板友的拔刀相助

延伸閱讀
《哈比人3:五軍之戰》4DX版心得 + 身為12年魔戒迷的感言
鄧版魔戒三部曲開箱文

更多書&電影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好! 看到您這篇文受益良多…
    當初就是看朱版翻譯看到快吐血,所以就把書擱著了… 想一想真的覺得可惜,原先花不少錢買的,因為翻譯的品質太粗糙,所以就看不下去了。
    有機會來讀看看鄧版的!
    版主回覆:(02/17/2015 01:05:26 AM)
    魔戒路人您好:
    聽說新的修定版已經有修正那些翻譯不順的問題,但因為我沒有入手,所以無法證實這個「聽說」到底正不正確:p
    我自己是因為光新版的封面就下不了手……我受不了「鬼戒現身」、「又城奇謀」、與「土者再臨」……ˊ_ゝˋ
    祝福,新年快樂。

  2. 鄧嘉宛是台灣人哦,繁體中文版的《精靈寶鑽》即出自她手,也是聯經出版。應該是因為授權問題所以她後來翻譯的《魔戒》無法在台灣出版。
    版主回覆:(06/18/2015 05:34:15 PM)
    Chen Yijun:
    謝謝提供資訊,我個人對《精靈寶鑽》的喜好,其實更勝《哈比人》與《魔戒》,只是《精靈寶鑽》裡的戰爭動不動就移山倒海,若要拍成電影,應該是十分浩大的工程w
    祝福。

  3. 謝謝你的推薦。我是鄧嘉宛。:)
    版主回覆:(05/15/2016 06:29:33 PM)
    嗚喔!竟然有幸讓妳來留言~~
    真的很謝謝妳優美典雅、又做足功課的翻譯,讓我們可以稍微接近托老一點點 🙂
    祝福~

  4. 哇~~樓上是譯者現身啦!!
    決定登入來朝聖一下
    您把精靈寶鑽跟魔戒翻譯的真好啊>///<
    版主回覆:(05/17/2016 09:45:05 PM)
    娜妲利亞~
    哈哈,能讓鄧嘉宛小姐來這邊留言,我也是又驚又喜啊(///▽///)
    祝福 🙂

  5. 謝謝版大大做比較,我看完覺得朱版對愛隆之女亞玟的描述讓我不太能想像出精靈美麗的身影,可是看了鄧版之後精靈美麗身形卻可以很清楚的想像出來(覺得描述的簡單細緻沒有太多贅詞),真的有差,個人比較喜歡鄧版的翻譯。因此想在確認一下魔戒目前還是只能買到鄧版的簡體文?而精靈寶鑽是有繁體文的是嗎?
    版主回覆:(06/09/2016 01:30:24 AM)
    玥精靈~
      據我所知,因為版權及種種其他因素,鄧版《魔戒》無法在臺灣發行正體中文版,只能請大家辛苦點透過淘寶或是請書局代為訂購了……而《精靈寶鑽》一直都是由鄧嘉宛小姐所譯。我個人對《精靈寶鑽》的喜愛,其實更勝《魔戒》三部曲呢XD
      另外還有一本是《胡林的子女》,也可以找來一讀~托老的奇幻世界非常廣大,《魔戒》的三本磚頭書,前後其實只佔了時間軸上約3%的部份而已。
      祝福 🙂

  6. 鄧版太唯美惹我承受不住QAQ
    當初看原文翻字典翻到吐血,
    看朱版被氣到吐血,現今來到這裡,
    被自己的簡體字閱讀速氣到吐血…(噴血)
    版主回覆:(05/11/2017 11:38:36 AM)
    飄飄蕩蕩~:
      欸豆……這我該怎麼回覆您呢,幫妳拍拍好像也不是……(抓頭)
      我對朱版推廣了《魔戒》在臺灣的地位深感敬佩與感謝。會特別去收鄧版的,是我認為朱版並沒有翻到精髓,特別是在語言學的部份,而這部份又是托老除了奇幻文學始祖外的另一共獻。
      當然能自己讀原著是最原汁原味的,但要我讀的話,我也會翻字典翻到吐血啊,特別是又那麼多的自創詞彙XD
      鄧版的用字遣詞,讓我覺得像是在看金庸一樣,雖然白話,可較少出現過於口語的用法及冗言贅字。像是口語會說「OOOO的人」,但若寫成文字,我會比較喜歡用「OOOO者」來描述,這是我個人比較推薦鄧版的主因。
      祝福、祝閱讀愉快順利(?)

  7. 本來在找看舊版譯文會不會比較好,結果發現新大陸! 兩段列出來很輕易猜到哪個是朱版。還好平時都在晉江小說網混,決定入手鄧版的了,感謝推薦QQ
    版主回覆:(07/27/2017 04:40:47 PM)
    哈囉Eu~
      據知朱版在《哈比人》電上映後有重新譯過,因此建議可以去書店翻閱一下再做決定喔。
      我個人是因為比較喜歡鄧嘉宛小姐在考據及名詞翻譯上盡可能兼顧托老的原意,但畢竟是翻譯書,有些在英文非常巧妙的隱喻,翻成中文很難傳達更深一層的喻意。
      舉例來說,如果有個騙子被外國人問到自己的姓名,他答「張三」,我們很容易就知道他在扯謊。可對外國人而言,張三不就是個普通的名字嗎?要解釋的話,還得說明「張三李四」在這個文化中代表隨意取、不知道真名的意思。(稀薄的印象裡,這應該是倪匡某本衛斯理系列的橋段XD)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這篇報導,說明鄧小姐在翻譯時遇到的難處。
    文学翻译的“译外之意”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6415127/
      祝福、閱讀愉快 🙂

  8. 很有意思的分析 同於元大 覺得如果選擇上定會選鄧板 當然我覺得有意思的是當中兩者白話跟修擇過後的精美上的相異 不同而不同 有人喜歡簡實 也有人喜歡異術跟精緻 很感謝分享 謝謝
    版主回覆:(01/21/2018 12:33:27 AM)
    hi W:
      謝謝你的留言~每個人確實對喜好的風格不一樣,而翻譯也是一種創作,同樣一句話、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風格。
      祝好。

  9. 很直覺選了B版好,A版很乾。
    魔戒台灣版的我連第一集都看不完&#129300;。
    似乎有其他選擇。
    版主回覆:(12/01/2018 05:59:55 PM)
    hi 訪客:
      我第一次讀是朱版的魔戒,我也非常感謝朱學恆先生對臺灣奇幻文學的貢獻。選擇鄧版,算是彌補讀到《精靈寶鑽》為之驚豔,卻無法收藏鄧版繁體中文的遺憾吧QQ
      下次取個暱稱讓我認識一下吧 🙂
      祝好。

  10. 朱的翻譯差了些是因為他們差了13歲,想想如果出社會一個25歲跟38歲的人要怎麼比專業能力呢?
    版主回覆:(03/09/2019 08:32:08 PM)
    hi 訪客:
      謝謝您提供的資訊。我想一般讀者的確不會將譯者的個人狀況考慮進去,只會依讀到的譯文來做評論呢。
      下次取個暱稱讓我認識一下吧 🙂

  11. 朱版很像台灣輕小說家的用字遣詞,對普羅大眾可能更親切。最近突然想買魔戒來看,看到譯者的大名後有點卻步,想找別的版本,但是我不喜歡看簡體字,直接讀原文又太硬,唉,想入個坑竟這麼難。
    版主回覆:(08/28/2019 12:33:56 AM)
    hi 訪客
      文中有其他網友提供的英文原文,或許可以試讀看看喔,網友們說是比想像中淺白不少,只是有蠻多倒裝句。
      https://www.ptt.cc/bbs/Fantasy/M.1420775720.A.E56.html
      我也不喜歡看簡體字,但折中之下還是買了鄧版,就當作是一段慢慢感受鄧小姐文字畫面的時空吧。
      祝 悅讀 🙂

  12. 剛剛在新聞上看到朱學恆,正要吐槽他的稱號逐年進化,已經成為時事觀察員了,於是上網查他的生平。
    剛好看到你的這篇文,嘴上一邊說感謝,結尾還是不忘帶諷刺,文人相輕?先揚後抑?何必呢。
    文字是全然個人的詮釋,朱的直、鄧的婉,不過是文風各異,何必批評,落得下乘。
    我不喜歡也不討厭竹或鄧任何一人,感謝朱學恆翻譯、也謝謝鄧翻的簡體版,可以多看一種文風對愛看故事的我來說不是什麼壞事。它們各自好。
    要看書的話就單純看書,何必多想,文字就是文字,不是也不能是其他的事物,喜歡就看,不喜就略。
    版主回覆:(01/12/2021 12:06:06 AM)
    hi 蠹蟲
      謝謝您的指教,最近天冷(如果您在臺灣的話)、注意保暖喔~
      祝好 🙂

  13. 這兩段我各有所好呢…
    前段我比較喜歡A版的,結果想不到A是朱版…
    比如說→絕世美女跟美貌絕倫的姑娘,我個人更偏愛前者,因為姑娘這個詞很難讓我去跟精靈這種奇幻作品的人物去做到聯想,我會想到很傳統很純樸的那種女性,而非高貴氣質的精靈。A版有更多西方文學的味道,B版雖然文學深度比較深,但我無法跟魔戒那種西方才有的奇幻畫面有連貫想像。
    但第二段我比較喜歡B版,B版看起來比較順,A版讀起來有點卡卡的
    至於名詞翻譯這種東西我覺得很難講,比如Orc我記得新版是翻成奧克吧?朱版是半獸人,只要文學造詣有水準的母語者,看到Orc是有一定連貫思想的,但對中文人士來講看到奧克真的很難有什麼連貫想法,可能會想到一個帥哥的臉吧,能夠遵照原作當然是不錯,但礙於我們生於中文的環境、成長於中文的環境,很多東西沒辦法把那種意境搬過來,翻成半獸人反而讓我們腦中比較容易跟一些畫面做連貫思想,當然,能夠輕易看懂原文當然還是最好的了。
    版主回覆:(04/29/2021 09:36:16 PM)
    hi 一起回覆在#14則喔

  14. 我是樓上的,我接著打
    比如說中文裡的"饕餮"(或是"魑魅"這類的詞),對於中文讀者來說,我們就算一輩子沒見過這些字,也容易自然聯想到可怕的鬼獸,但若要把這兩詞翻成英文,並用音譯的方式如"tao-tie",我不認為西方的讀者能夠直接感受到單單這個詞所帶來的恐懼與震撼感,這就是西方人看Orc跟我們中文人看奧克感受不同之處,所以不管是看中文還是去看原文,如果沒有對英文文學有一定深度的理解或是非母語者,都很難感受到原作的那種氛圍
    版主回覆:(04/29/2021 09:36:46 PM)
    hi 你好:
      謝謝您的分享 🙂
      誠如您所言,翻譯真的是一門困難的學問與任務。要跨越兩個文化,還得兼顧信、雅、達,因此我在文中才會說「譯者也是在創造」。
       由您的留言來看,覺得您也是喜歡文字的人。或許您會對「日星鑄字行」這個地方有興趣,推薦給您~
      〈日星鑄字行──從鉛字,體會漢字之美(5/2張老闆導覽場)〉
       https://orcakw.pixnet.net/blog/post/422904535
      祝好。

  15. 感謝這篇文,作為戒迷一直很愧疚我一本正篇書都沒買,其他中土系列倒都收藏了。但看了比較之後覺得還是先暫時不買翻譯本…不喜歡(不習慣)鄧版譯名,但又對朱版的文采美感敬謝不敏。
    就期待三十周年能有綜合版本了XD
    版主回覆:(05/04/2021 09:38:23 PM)
    hi 死魚
      哈哈哈,能讓你有個選擇依據,這篇文章的目的就達到了~
      我也很希望臺灣能出鄧版的翻譯啊……大家一起來許願吧!
      祝好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